返回
首页 广州捐卵机构
首页 >> 广州捐卵机构

私人捐卵群:妹妹捐卵让姐姐生下双胞胎男孩,

2019-10-04 14:22

  

  配图来源于网络,图文无关

  情感故事

  史玉红是豫南某县人,父母均是退休干部,她还有一个大她5岁的姐姐史玉兰。史玉红和姐姐的感情很好,姐妹俩打小没有红过脸。几年前,史玉红大学毕业后去了广州一家制药厂,不到一年就从普通员工晋升为销售主管。史玉兰则待在县城,有声有色经营着一家干洗店。一年后,史玉红利用年假回了一趟家,得知姐姐的婚姻出了问题。

  史玉兰的丈夫名叫周长庆,县城某房地产公司的副经理。两年前,史玉兰与周长庆结婚,婚后夫妻感情很好,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孩子。前一段时间,夫妻俩去医院做了检查。结果史玉兰被查出患有卵巢疾病,先天性无排卵功能。

  从医院回来后,夫妻俩多次商量利用人工授孕生个孩子,考虑到没有合适的捐卵人选,对医院提供的卵子不放心等原因,又否定了这种打算。从医院回来后,周长庆也开始有了变化:最先是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手机频繁关机;后来是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有时一个星期难得回家一次……

  一天下午,史玉兰路过一家洗浴中心,看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周长庆,还挽着一个女人。这天晚上,好不容易等到周长庆回家,史玉兰问他:“你跟那个女人怎么回事儿?”周长庆一愣,接着从包里掏出一份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书:“既然你知道了,我也不瞒你了,我们离婚吧,你不能让我这辈子没有孩子!”说完便出去了……

  得知这些情况,史玉红想和姐夫谈谈,她拨打了姐夫的手机,周长庆的手机已经关机。跟以前回家相比,史玉红这次回家看到的姐姐满脸憔悴、精神委靡,说到伤心处就满眼泪水……史玉红怕姐姐想不开,回家的最初两天,她又说又笑陪着姐姐。在她的努力下,史玉兰的情绪终于慢慢好转。

  不过毕竟是遇到了没有生育能力、丈夫有了第三者的双重打击,史玉兰一时很难走出来。史玉红回家的第三个晚上,接到了姐姐的电话。史玉兰只说了一句话:“玉红,我不想活了……”便挂了电话。放下电话,史玉红赶紧乘出租车赶往姐姐家。她赶到时,史玉兰已毫无知觉地躺在床上,床头柜上还有几粒未吃的安眠药。她赶紧拨打了120。

  经过医院的抢救,第二天中午,史玉兰才在医院里醒过来。得知妻子服用了过量安眠药,周长庆也迅速赶到了医院。

  史玉兰出院后,周长庆不仅回家的时间早了,次数多了,也没有再提过离婚的事。史玉兰十分清楚,这种局面不会维持长久,只要她不能给丈夫生个孩子,丈夫迟早会离开她。她的心思,史玉红看在眼里,也放在了心里。

  一天晚上,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从史玉红的脑子里冒了出来:我可以为姐姐提供卵子,这样姐姐就能生育孩子,姐夫也能回心转意!

  面对她的想法,史玉兰摇头不已:“捐卵子不是儿戏!你还没结婚,提取卵子会让你失去处女之身……我不同意!”史玉红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可是一想到姐姐的婚姻出了问题,她提供的卵子对姐姐意味着什么……她对史玉兰说:“你是我的姐姐,只要能让你幸福,做什么我都愿意!我相信我以后的丈夫会理解的!”史玉兰沉默良久,默默地点头答应了。

  史玉红又将她的想法告诉了周长庆,周长庆起先顾虑重重,不过转念一想:小姨子不仅长得漂亮,性格大方,还是名牌大学学生,智商和情商都高,从优生优育的角度讲,这样生育的孩子品质肯定优良……想到这里,周长庆也点头答应了。

  这年3月初,史玉红和周长庆夫妇去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捐卵。3月20日,医生对史玉红做了卵子采集手术,随后对史玉红的卵子和周长庆的精子进行试管培植,之后将经过筛选的强健受精卵移植到史玉兰的子宫。半个月后,受精卵在史玉兰的子宫着床,也就是说,史玉兰怀上了丈夫和妹妹的骨肉。

  同年12月9日私人捐卵群:妹妹捐卵让姐姐生下双胞胎男孩,,史玉兰剖宫产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儿。看着襁褓中两个粉嘟嘟的孩子,百感交集之余,周长庆夫妇一致决定,一定要好好感谢史玉红。得知姐姐生下双胞胎,史玉红也专程从广州赶回来祝贺。

  史玉红回来的当晚,周长庆拿出了一张10万元的存折:“玉红,要是没有你,我和你姐不会有今天……这10万元不多,是我们的一片心意!”史玉红坚决不肯收下存折。在她看来,收下这10万元,等于是玷污了她对姐姐的感情。周长庆只得将存折收了回去,小姨子坚辞不收存折,也让他越发想好好感谢小姨子:“既然这样,你以后结婚的时候,我和你姐送你一套房子!”姐夫的话,史玉红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一年过去了。这年3月,史玉红认识了在广州某外企工作的张春阳。两个人相互都有好感,很快走到了一起,并且租了一套房子,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  一段时间后,史玉红与张春阳商量:“我们定个日子,把婚事办了吧?”张春阳说:“先在广州买套房再结婚吧,结婚后我们不能连安身的地方都没有!”史玉红觉得他的话有道理,以前从没有想过买房的她,第一次有了买房的念头。

  就这样,一有时间,史玉红和张春阳便马不停蹄地看房。整整看了十几个楼盘,结果令史玉红大失所望,广州的房价高得离谱,凭她和张春阳的收入和积蓄,根本买不起。

  史玉红主张先把婚事办了,等以后有了钱再买房,张春阳却一定要先买房。为先结婚还是先买房,史玉红与张春阳第一次有了争吵。接下来的几天,史玉红对张春阳不理不睬。

  尽管如此,张春阳还是一门心思要先买房子。为了挣钱的速度更快点,他利用业余时间,兼职给一家外文出版社翻译文稿。这样一来,他不是下班后不能按时回家,就是带着很多的文稿回家翻译,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史玉红。时间长了,史玉红不仅觉得受了冷落,而且疑心他在外面有了女人,两个人的争吵更多了。

  一天晚上,张春阳加班到很晚才回来。好不容易洗刷完毕准备睡觉,史玉红却缠着他非要和私人捐卵群:妹妹捐卵让姐姐生下双胞胎男孩,他亲热。张春阳又累又困,拒绝了她。史玉红说:“你老实交代,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人?”张春阳明白了她的意思,一把将她推开:“我们还没结婚,就这么不信任我!既然这样,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,不如我们分手!”说完便起床开始收拾东西。史玉红急了,不仅不再纠缠张春阳,还主动道了歉。

  这天晚上,史玉红失眠了。她觉得她和张春阳之间,她对他的爱明显多过他对她,而且她已经无法离开张春阳了。怎样让张春阳爱她同她一样多?怎样让张春阳无法离开她?黑暗中,她的眼前一亮,想到了姐夫送套房子给她的话。

  史玉红和姐姐的联系,一直十分频繁。生完孩子后,史玉兰盘掉了干洗店的生意,在家一心一意带孩子。当上了爸爸的周长庆则干劲十足,他辞掉原来的工作,筹集200万元成立了一家建筑工程公司,由于他善于经营,公司的效益和规模都在不断壮大。史玉红想,以姐姐和姐夫现在的条件,兑现房子的承诺肯定没问题。虽然跟他们开口要钱,而且这笔钱数目不小,光想想就觉得为难,可为了房子,为了张春阳……

  第二天,史玉红对张春阳说:“买房的事你就别操心了,我去找我姐姐和姐夫,你就等着住新房吧!”张春阳半信半疑地说:“如果真的买了房,我们马上结婚!”

  “五一”小假期,史玉红回到了姐姐家,兜了个很大的圈子后,终于跟史玉兰夫妇说想在广州买套80万元左右的房子。史玉兰夫妇沉默良久,才用商量的口吻说:“玉红,姐夫的钱全用来投资了,买房的事要不过些日子再说?”史玉红一怔,本以为姐姐、姐夫会爽快兑现承诺的,她本能地想到了他们这是在推托,不由大声说:“你们说好我结婚时送我一套房子,不会想反悔吧!”

  史玉兰说,周长庆的公司确实赚了一些钱,但是他最近接了一个很大的工程,工程完成60%验收合格,投资方才会把资金拨给他,现在工人的工资都由他贷款垫资支付,为钱的事他也在焦头烂额。周长庆说:“你放心,我们一定兑现承诺,你给我两个月时间,两个月后钱会打到你的账上!”

私人捐卵群:妹妹捐卵让姐姐生下双胞胎男孩,  有了他这句话,史玉红回到广州后,开始看房。他们看中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期房,并且交了定金。

  7月1日,周长庆的钱并未到账,史玉红给他打了一个电话。周长庆说工程进度一再延迟,投资方的钱还未到账,请她再缓一段时间。史玉红很不高兴,她再次想到了姐夫这是在找借口推托:“那我再缓一个月,要是钱不到账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  史玉红的话,周长庆听后十分难过。他和妻子说的都是实话,根本没有推托小姨子。放下电话,周长庆开始想方设法地凑钱。只是80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,他先是跟朋友借,朋友的资金都很紧张。他又到银行贷款,银行因他的前期资金没还拒绝贷款。

  眼看一个月又快到期,周长庆与妻子商量:“要不我们把房子卖了,卖房的钱给玉红买房?”史玉兰思来想去,并不同意卖房:“房子卖了,我们住在哪里?我们一家四口,两个孩子这么小……我跟玉红商量一下,让她再缓一段时间!”

  这天晚上,史玉兰给妹妹打了一个电话:“玉红,看在我们的姐妹情分上,你能不能再迟一点买房……”史玉红这天恰好接到了售楼处催交房款的电话,而且姐姐和姐夫不能兑现承诺的事,她不知道如何对张春阳说,本来就心烦意乱的她,对着电话就是一通狂吼:“你还有脸提姐妹情分!当初你们有困难,我二话不说捐卵,现在我有困难,你们推三阻四、过河拆桥……”史玉兰也火了:“这是什么姐妹啊!这不是逼着我卖房吗?你买套房子结婚难道就那么重要,重要到非要我们一家四口流落街头……”史玉兰越说越激动,史玉红也越吼声音越大,姐妹俩在电话里狠狠吵了一架。

  姐妹俩的争吵,张春阳在旁边听到了。他问史玉红捐卵是怎么回事儿,史玉红不愿回答。在他的追问下,史玉红如实告诉了他。

  一个星期后,史玉红下班回来,发现张春阳把属于他的东西都带走了。桌上留着一张纸条,纸条上说他无法接受她捐卵的事,更无法接受他一直被蒙在鼓里,而且他害怕捐卵对她以后的生育造成影响,决定跟她分手。

  捧着纸条,史玉红无法克制地痛哭失声。房子没买成,张春阳还离开了她;要是姐姐和姐夫兑现了承诺,说不定她和张春阳已经结了婚……

  利用假期,史玉红又回到姐姐家,气势汹汹地找到了史玉兰:“当初我真不该捐卵,你们这样的人就该断子绝孙……”她的话越说越难听,史玉兰干脆懒得理睬她,去了楼上的阳台晾衣服。史玉红气不打一处来,失去理智的她冲到楼上阳台,冲到姐姐身后,朝着阳台外用力就是一推……

  史玉兰的家是幢独立的两层小楼房。听着楼下传来的姐姐的惨叫声,史玉红仿佛一下子从梦魇里回到了现实中。她赶紧冲到一楼。只见姐姐不省人事地倒在水泥地上,她又赶紧拨打了120。得知消息的周长庆赶到医院时,史玉兰已经进了手术室,史玉红正蹲在手术室门口,两只手抱住头在痛哭。

  幸运的是,经过医院的抢救,史玉兰没有生命危险,不过右边的两根肋骨摔成骨折。史玉兰的邻居在事发当时报了案,周长庆赶到不久,警察也赶了过来。手术后史玉兰醒来面对的第一件事,是警察的讯问。此时的史玉兰意识还不是特别清醒,稍微动弹一下便浑身剧疼,不过她还是十分清楚,只要她说出真相,将她推下阳台的妹妹就会受到惩罚。她反复告诉警察:“是我不小心摔下去的,与玉红没有关系!”她不想惩罚妹妹,她已经原谅妹妹了。史玉红将她从阳台上推下去的那一刻,她已经明白:这次的感情经历对妹妹太重要了,是她和丈夫用他们无法兑现的承诺,毁了妹妹的这段感情!警察没有继续追究。

  史玉兰的大度,让本来已做好准备承担责任的史玉红十分惭愧:就因为一套房子、一个视房子和处女膜高于一切的男人,她差点将姐姐置于死地;而被她差点置于死地的姐姐,却不计前嫌将她从死地拉了回来……为了弥补对姐姐造成的伤害,史玉红在公司请了长假,一心一意在医院照顾姐姐。

  两个多月后,史玉兰伤愈出院。出院那天,一直避免跟姐姐谈到阳台事件的史玉红,终于忍不住说了两句话。她的第一句话是:“姐姐,对不起!”第二句话是:“姐姐,谢谢你!”

  史玉兰什么也没有说,她只是伸出手,就像多年前妹妹还很小的时候那样,紧紧地握住了史玉红的手。

上一篇:广州有偿捐卵来武汉尚德专家牛:网红餐饮店限

下一篇:捐卵之后肚子:多囊卵巢综合症在怀孕初期需要

推荐文章